已收藏,可在 我的資料庫 中查看
關注作者
您可能還需要

跨境電商“內遷”記

“腹地”掀起跨境風雨

 跨境電商“內遷”記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轉載自「品牌工廠BrandsFactory」

作者:謝維平

徐明(化名)可能是武漢最早接觸到跨境電商的一批人,那是2014年,深圳的大賣們正處于草莽年代。他帶著三四個人開始先是做速賣通,再是亞馬遜,后面又做獨立站店群鋪貨模式,2017、2018年是他進入跨境電商的巔峰,一年最多可以做到幾億的銷售額,利潤幾千萬。“當時在武漢做到我們這樣的有七八家。

像徐明這樣的賣家的出現,可能是武漢跟跨境電商發生關聯的起點。但這就像一個意外,本質上徐明跟所處的武漢沒有什么關系,因為不是從武漢發貨,出口交易額不計入武漢,也不給地方創匯,唯一跟地方的關系,可能是解決了當地100多口人的就業。

但曾經的意外正在變成必然,隨著時間的變化,徐明發現,深圳的很多跨境電商企業正在往他所在的武漢,還有隔壁省會長沙遷移。而且這種趨勢越來越普遍,其中不乏他之前所仰慕的頭部大賣。

0安克、易佰們為何選擇長沙、武漢

在過去的十多年里,大多數跨境電商企業主要聚集在深圳這樣的沿海城市,交易額從幾十億美金,迅速發展到接近千億美金的規模。有數據顯示,深圳跨境電商的相關從業人員超過400萬,公司數量超80萬家,中小賣家達29萬。行業流行一種說法,全球跨境電商賣家看中國,中國賣家看深圳,這里有最時新的跨境電商資訊,最當下的平臺動向,當然,還有最頭部的行業公司,以及最扎堆的行業人才和優質供應鏈。

隨著時間的變化,深圳的很多跨境電商正在往武漢、長沙遷移。

品牌工廠發現,這種遷移的背后有著諸多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節約成本,也就是經濟學所說的資源優化配置?!耙粋€深圳需要6-8千的運營,我在長沙、武漢只需要3千就招到了,還是本科外貿英語畢業?!币晃粡臉I者說到。

那為什么他們內遷最先選擇了湖南湖北呢?鄉土情誼是重要因素,很多跨境電商公司的創始人都來自湖南湖北,深圳跨境電商一直有湘軍的說法,安克、棒谷、聯科、澤匯、通拓、有棵樹、細刻、寶視佳等等一大批企業的創始人都來自湖南。湖北同樣如此,易佰的創始人胡范金就是在武漢讀的大學,而蘭亭集勢很早就被武漢的卓爾集團所收購。

在深圳把公司做大以后,這些湖南湖北人開始想把一些簡單的、易于培訓的運營、客服崗位,放到人力成本更便宜的地方去,家鄉就成為了第一選擇,所以大量的深圳跨境電商企業,都在長沙、武漢成立分公司。

這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最知名的是長沙的安克。

安克現在在長沙有一千多號人,接近其集團總員工數的一半。但準確說安克并不是從深圳遷移回長沙的公司,因為在2011年成立時,安克就是一家土生土長的長沙公司,創始人陽萌是長沙本地人,后來為了尋求更具優勢的供應鏈,安克開始把重心放到深圳。但長沙一直是安克重要的陣地。

在安克這個案例中,深圳、長沙兩個辦公地從一開始就是資源優化配置的考量,一位安克長沙的員工表示,在長沙的安克人主要從事銷售、客服。所謂的銷售是負責亞馬遜、Ebay、沃爾瑪還有獨立站等平臺的運營,而客服主要做的是通過郵件和電話等途徑進行客戶維護?!斑€有一部分市場也在長沙?!?/span>

安克2021年的財報透露,其員工總數一共有3532人,安克銷售人員有700多人,市場人員有350人,客服人員有286人,如這位工作人員所述準確,這些人員應該大部分都在長沙。

安克的員工還有研發、采購,采購指的就是供應鏈,一般采購都在深圳,安克有多個自研系統,其中有一部分互聯網運維也在長沙。陽萌還一度想把研發人員放到長沙,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實行。

安克深圳、長沙兩地分工的公司結構,大量崗位放到長沙,能夠節省人力成本,同時可以保證員工的穩定性,在深圳,跨境電商行業從業者一直有著非常高的流動性。

這位安克的員工參與過公司很多長沙員工的招聘,在人力成本上,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公司自營軟件系統的PM(產品經理),在深圳薪資需要開到1.8萬-2萬,在長沙,如果招一個當地高校研究生畢業的PM,薪資開到1萬-1.2萬就可以,有三分之一的差價。而且這些校招進來的員工,可能會一直陪伴公司成長,就像公務員一樣牢靠而穩定,流動性遠比深圳低得多。

安克這種模式是很多后來往內陸遷移的跨境電商企業參考的對象。汽車維保及工具類品牌聯科科技創始人婁珂說,2017年就把運營搬回了湖南,“長沙現在有200多號人?!?/span>

剛剛通過重組方式上市,2021年跨境電商收入近20億的大賣易佰科技同樣如此,“我們大部隊都在武漢,在武漢有六七百人,深圳主要是物流和供應鏈?!币晃灰装鄣膯T工說。

品牌工廠統計了易佰科技目前在boss直聘上發布的162個崗位,其中47個工作地在深圳,23個在東莞(主要跟倉儲物流相關),92個在武漢。其中在武漢招聘的崗位,大量是互聯網數據和運營崗位。人力成本也可以看到兩地明顯的差異,比如一個跨境電商運營,在武漢的工資開到4-8K,在深圳的薪資就要開到6-10K。

0湖南湖北的跨境人才江湖

大量的跨境電商企業涌入武漢、長沙,于是催生出了跨境電商本地人才交流市場。

喬橋(化名)就是這樣的一個98年的從業者,積累了三年半的亞馬遜運營經驗,她甚至自己成立了一個叫“跨境小可愛”的公眾號平臺,通過這個平臺,她聚攏了一批長沙本地的跨境電商從業者,她還成立了一個社群,叫長沙跨境互幫互助群,里面有130人,全部是在長沙的跨境電商從業者。

對于湖南的跨境電商企業喬橋如數家珍,當問到為什么對長沙的跨境電商企業如此熟悉時,喬橋的回答是:“面試”。

曾經為了找工作,她一天會坐很長時間的地鐵跑遍全城,有時候一天面上好幾場。她周轉于各大跨境電商企業之間,雖然因為自身學歷不夠,沒機會去澤寶、安克這些大公司上班,但因為愛交朋友,對于這些企業的最新動態了然于胸。

喬橋2018年入行,從速賣通客服實習做起,是長沙跨境電商培養的本土運營。在她的一篇從業自述中,她詳述了自己是如何誤打誤撞進入坂田五虎之一的寶視佳長沙分公司做亞馬遜運營,從一個月3500元薪資開始,每天為了上架45個產品加班加到晚上12點鐘,到當了半年的組長,月薪過萬,這是一個鋪貨小白的自我養成記錄,現在喬橋為了尋找更大的成長空間,已經從最初的鋪貨運營升級為了精品運營。

像喬橋這種長沙培養出來的本土運營構成了跨境電商企業在當地招聘時的主要力量,而一些更老的從業者,則開始在當地創業。

阿宅(化名)就是這樣的代表。當阿宅2018年從深圳那家上百人的跨境電商運營崗離職,回到長沙的時候,她已經做好了轉行的準備。但令她意外的是,刷招聘信息的時候,她竟然在長沙發現了一家做跨境電商的公司,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投遞以后,她被順利錄取了。

阿宅入職的是一家做鋪貨的跨境電商企業,老板原來在深圳開了一個工廠,后來意識到跨境電商正迎來風口,于是干脆回湖南老家,搞起了跨境電商。

在這家公司不溫不火地干了三年亞馬遜運營以后,“因為公司老板太摳”,2022年開年阿宅決定單干,找了一個品類在亞馬遜上開動,自己去淘寶找貨,發到深圳亞馬遜的倉庫,做著有一天可以爆單的夢想。

在長沙像阿宅這樣單干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有的做大后甚至當起了老板,招了幾個年輕人。

當地的跨境電商從業者,為跨境電商在長沙、武漢落地營造了可能性。這些人才可能是像喬橋這樣,在本土一點一點培養出來的,武漢、長沙都有大量的高校,尤其是武漢,做高校人才輸送工作的楊曉鋒表示,武漢每年的大學畢業生有幾十萬人。

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像阿宅這樣從沿海的深圳、廣州回流的,離家近的誘惑驅使著他們。在喬橋的知乎文章下面,有一位網友留言道,“做了兩年的Lazada,甚至還有一年的管理經驗,2022年回武漢了,準備開始投簡歷?!?/span>

0未來武漢、長沙的跨境電商會怎樣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在過去幾年中,武漢、長沙確實承載了大量的跨境電商企業的內遷潮,尤其是2020年疫情紅利的風口,從業者蜂擁而至,幾百家公司在長沙新成立。但是有從業者表示,2021年底到今年慘不忍睹,大量公司在清貨、虧損,裁員減員、降薪,喬橋身邊大量的同行失業。武漢和長沙的跨境電商可能要迎來很長時間的低谷。

但從更長遠的角度,內遷是一個不可阻擋的長期趨勢。長期在做高校人才輸送工作的楊曉鋒就對跨境電商接下來在武漢的發展非??春谩,F在他自己開了一個跨境電商的公司,主做沃爾瑪和美客多,因為進來的晚,他現在在跟深圳的一家公司合作。

為了承接接下來可能的創業潮,他正在籌劃一個跨境電商產業園,下半年就開業,可以容納2000多人,產業園還可以拿到政府的補貼。楊曉鋒現在已經在跟三態科技接觸,對方表達了興趣,“他們現在在西安等很多地方也都有分公司,武漢人才這么多,干嘛不在武漢開一個分公司呢?”

人才擁有極高的性價比,可能是武漢、長沙最大的優勢了,但除了這一點,其他優勢乏善可陳。

多位從業者表示,在武漢、長沙做跨境還是有其巨大的局限性,第一是跨境的視野比較狹隘,信息比較閉塞,楊曉鋒目前仍在深圳安排了好幾個運營人員,他們可以跟美客多的運營直接說上話,偶爾也有線下的交流活動,對于平臺的政策和變化,都有第一手的反饋,這都不是武漢可以比的。

還有就是供應鏈。深圳發展出跨境電商最初就是因為離消費電子的供應鏈近,上午線上有人下單,下午去華強北進貨,再往后大量的消費電子工廠出現,也保證了安克這樣的公司的崛起,但武漢和長沙沒有這樣的優勢,像易佰、寶視佳的供應鏈也都還在深圳。武漢周邊沒有什么大的制造業供應鏈,“有一些工廠,但都不是消費品公司”。

在未來很長的時候,這種多地分工(如長沙運營深圳出貨)的局面也許會一直保持著,數據顯示,長沙2021年跨境電商進出口額是35億美元,差不多相當于2011年深圳的水平(2011年深圳的跨境電商交易額是31.5億美元)。

不過只要這些跨境電商的企業一直都還在武漢、長沙,未來就會有變化,現在有一個趨勢是,開始有一些品牌來到了內陸,他們喊出了要帶動武漢跨境電商發展的口號,做的是亞馬遜品牌精品模式。

喬橋說,“深圳首貝,從寶視佳獨立出來一個專門做品牌的子公司,主要做客單價在100-200美金的產品,在長沙設立了品牌分公司,負責兩個高端品牌的運作,今年開始組建團隊,現在有6-7個人運營?!?/span>

也許未來有一天,某一個風靡全球的品牌,會誕生在武漢或者長沙。

(來源:雨果網的朋友們)

分享到:

--
評論
最新 熱門 資訊 視頻 資料 帖子 專題 問答 直播 雨課 選品 服務 果園 標簽 百科 搜索 導航 熱門百科 熱門搜索
雨果跨境顧問
雨果服務顧問-Felix
雨果跨境官方顧問

收藏

--

--

分享
雨果網的朋友們
分享不易,關注獲取更多干貨
2018av天堂在线视频精品观看